<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13.第十二章
              “什麼!!!”

              沈從靈瞪大眼楮叫出來,引來前後左右桌的注目,立刻被初白捂住嘴,並在胳膊上打了一巴掌。嚇得傻孩子也立刻捂住嘴,示意初白不會喊出來了。等初白一松開手,沈從靈立刻狗腿湊過來

              “……幾天沒見,你和城哥抱上辣?!!”

              “抱什麼抱,都說了是把我臉朝地夾在腰間,更何況重點難道不是我差點摔死?”

              “這都不重要……”接收了初白涼嗖嗖的目光,沈從靈擺擺手勉為其難改了口“好吧,好吧,挺重要的。初白同學,采訪你一下,當時什麼感覺,”

              初白毫不猶豫,捧了她的小臉給沈從靈看“能有什麼感覺,不就是我怎麼這麼瘦?要不然他能卡得住我?”

              “……”听著如此正經的語氣,看著“辣眼楮”的動作,沈從靈思考一瞬,放下了想招呼在初白臉上的書 “……終于知道你和城哥為什麼能玩到一起了,二狗,我們活在不同的世界。”

              “你正常一點,衛視最佳女主角已經確定了。”

              “哦。那我留著演戲細胞等明年……”

              嘻嘻哈哈完了,兩個人正兒八經開始認真準備學習。安靜了三秒,沈從靈想了想,一臉為難轉過來“我還想問一句,被人勾著腰掛在胳膊上和倒立的視線有沒有差別?”

              初白“……你還敢再問的嚴肅點嗎?”

              沈從靈嘿嘿一笑,正想再說點什麼。後座的羅旭陽踢了踢初白的凳子,一臉焦急“大姐,快,作業啊,一會要講了。這道題資源共享下,再給我講下。”

              初白甩了一張卷子過去“抄就抄,還說的這麼高大上。”

              韓曉玉也跟著看了眼  “初初,你都會啊?講的時候我也要听,這題真的太難了,不會做幾道……我的天,你還總結了這麼多類比題,我能看看嗎?”

              “為什麼不行?你照著寫個筆記吧,我覺得這幾道題總結得……”

              等後面一對同桌寫的帶勁,沈從靈賊兮兮踫了踫初白的胳膊“初初,城哥真是善解人意啊,知道你不喜歡總結,手把手教啊。”

              嗯,那到真是。

              轉過臉看沈從靈的時候還是面無表情的樣子“少女,知足吧。知道我為什麼會去找左安城嗎?因為給你講題的辣個人對著他親妹妹一個公式也不願意蹦出來,而辣個人卻願意對你遠程指導,給你講了幾張卷子。沒錯,我哥,了解一下,年度重色輕妹最佳人物……咦,你臉紅什麼?”

              “我,我……閉月羞花。”

              “哦∼原來在你心里……我是那個美人。”

              正在奮筆疾書的羅旭陽韓曉玉听完筆都停了“……”

              沈從靈翻了個白眼,說出大家的心聲“我去,太厚顏無恥了。”

              這麼兩句一折騰,又把關于為什麼臉紅的問題帶了過去。

              那兩份數學題……老趙沒講之前,幾個小伙伴只覺得這幾道題總結的……嗯,挺好。等老趙繪聲繪色講完之後。

              羅旭陽翻著卷子“全對,初白,沈從靈,你們自己做的?別學了,參加競賽去吧。這思維,你們還敢說數學不好跟我稱兄道弟。”

              初白也是一臉震驚“我說,我也正驚訝于全對你信不信。”沈從靈點點頭。

              羅旭陽趴在桌上吹著卷子“不信,友誼的小船已經翻了。”說完就被韓曉玉揪住他的耳朵“你是聾子嗎?沒听見剛才說是左安城和初簡講的嗎?”

              “哦哦,早說嘛。不好意思,我們還是朋友。”

              初白“……”突然感覺智商受了鄙視。

              下午吃飯的時候,初白和沈從靈美滋滋又坐在她們慣坐的小角落。杜純端著餐盤坐了下來,笑的溫溫柔柔的“我朋友今天沒來吃飯,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吃嗎?”

              這姑娘就是第一次體育課,初白英雄救美救下的。偶爾樓道踫到了,也會揮揮手打打招呼。

              杜純剛坐下來和兩個人聊了沒幾句,就听旁邊桌幾個姑娘在說話“你們班那個初簡和左安城是不是真的走競賽?”

              三個人都往旁邊看了一眼,初白和沈從靈一個都不認識。杜純壓低聲音告訴她們“對面那個是我們班的。”說完聲音更低幾乎沒聲,只比了個唇形“班花。”

              初簡和沈從靈兩個人意味深長哦了一聲,其實自己也不知道哦個什麼勁。

              班花聲音輕輕飄飄的,好像不太想回答這個問題“初簡應該是走競賽,左安城我不清楚。”說到左安城的時候,不知是听者有意還是怎麼,總感覺她加重了語氣。

              “听說兩個人理科都超級好,還經常一起走,超帥的。”

              班花嗯了一聲,帶著笑意說了聲“還行吧。”隨後又補充了句“不過兩個人都沒什麼耐心,講題的時候也就那樣吧。”

              初白剛冷了臉,就听對面杜純也切了一聲。壓低聲音說了句“淨胡說八道。”

              又有小姑娘語氣興奮地問“真的特別帥嗎?帥的話這也是可以原諒的。”班花沒說話,幾句之間,幾個人話題繞開了。她們來的早,吃的比初白幾個人快,吃完就走了。那班花走的時候看見了和她一排的杜純,微微怔了怔,隨後不以為意笑了笑。

              等人一走,杜純看著對面臉色不太好的初白“她瞎說的,初簡在我們班人緣特別好的,我們平常問題的時候,他和左安城都會給我們講的。”

              沈從靈挽了初白的胳膊,安撫的拍了拍示意她不要在意。初白看了那幾個人的背影,牽強扯了扯嘴角。

              杜純看她的臉色還不是太好,壓低聲音決定多說點“他們幾個人名次排的近,我們班花人長的甜,學習也好,平常也很努力的,班里男生都願意都寵的。但左安城和你哥吧,就是明顯屬于腦子好的,本來就很讓人嫉妒了。他們四個人,經常一起玩,你們肯定知道吧?”

              沈從靈歪著腦袋問“于寧禹和竇程皓?”

              “對對對,和其他男生一比,他們四個就對她相對來說挺冷淡。我就記得上次班花去問了左安城題,那題才布置的,左安城就說了沒做。”

              沈從靈“然後你們班花對著城哥撒嬌了,說你給看看這道?”

              杜純震驚“你怎麼知道?”

              這種大眾言情套路……沈從靈一臉不以為意,攤了攤手“神算子,看出來的。就是這麼沒辦法。”

              初白問“那城哥怎麼說?”

              “左安城看了,說不會。然後我們班花就扭臉走了。就是比較尷尬的是,第二天左安城被叫起來講了這道題。”

              初白皺眉“左安城絕對不是故意的,他不是這種人。”被沈從靈悄咪咪在桌子底下掐了掐,讓她收斂點。初白不自在低下腦袋,夾了根面條,鼓著嘴一點一點咬了進去。

              杜純眨了眨眼,驚訝于初白的反應,愣了兩秒“……嗯,嗯,我們班都知道的。我坐他們四個前面,那題是晚上他們才一起討論出來的。當時我去問了,左安城還給我講了,第一遍我和我同桌都沒听懂,他人特好,和初簡一起仔細給我們講了第二遍。”

              初白听完唇角悄咪咪勾了勾,很快壓了下去。

              午飯時間結束,學生們大多都會回宿舍睡一覺。三個人吃完飯後,初白和沈從靈跟杜純打了招呼,去了學校小書店買漫畫書。

              沈從靈“少女,看不出來啊,對左安城這麼了解。”

              初白眼神瞟了瞟,拿著漫畫翻了兩頁說的一本正經“就事論事嘛。他這個人會就是會,不會就是不會,該正經的時候絕不會亂來的。”

              沈從靈漬漬了兩聲,湊過來低聲告訴初白“耳朵紅了。”

              初白不自然別開眼,等沈從靈一副我懂我懂的樣子踫了踫她,說了句“那是我耳朵紅,還是早晨你的耳朵紅?”

              初白說完,安靜了兩秒,兩個人像個小瘋子一樣在書店角落笑成了一團打鬧。

              下午第一節課下課,初白沈從靈慣例去打水,挽著胳膊一臉開心經過一班教室,好巧不巧踫上了正準備打水的左安城和竇程皓。

              初白徑直走過去“怎麼走哪都有你們?”

              剛走兩步,被人拎回來,帽子里被塞了水杯,左安城理所當然“講了那麼多題,有點口渴。”竇程皓看初白瞪的歡快委屈巴巴“妹妹,雖然我也不待見城哥,但你不能因為和我意見相同,就打壓我。”

              初白“耗子哥,我改天找根繩,給咱兩綁一條船上去?”竇程皓滿意點點頭,初白作為回應也十分滿意腦袋點了三下。

              左安城“也行。兩個螞蚱。”說完也配合他們點了點頭。

              “……”

              沈從靈在旁邊笑的歡快,幫她把水杯取出來。初白憤憤不平接過竇程皓的水杯,還不忘說一句“周末講的題,城哥你現在才口渴,反射弧真長。”說完就拉著沈從靈跑。

              依稀听見竇程皓賤嗖嗖地說“城哥,你反射弧是真長。”N瑟不過兩秒,就嚷嚷著“哎,城哥,錯了,錯了。”

              等打完水回來,初白靠著後門對著坐在中間的兩個人“噗嘶噗嘶”,示意兩個人過來一個。

              左安城原本隨手翻著書看,听見聲音一轉頭,就看初白抱著杯子探著身子傻乎乎靠著門,直接就樂了,也不起身,就靠著背椅一雙眸子笑的懶散。初白揚起手里的杯子作勢就要砸過去,他這才起身慢悠悠走過去。

              立刻被初白把兩個杯子扔到懷里。他接的倒是毫不狼狽,還有心情驅指敲了敲她的腦袋。

              “明天就要考試了?還有什麼不會的嗎?”

              初白揉了揉腦袋,收斂了剛才的炸毛,笑眯眯回  “沒了。”

              “嗯。”

              ***

              隔天開學第一次月考,第一門自然是語文,一般沒什麼感覺。初白做的刷刷的,下午考數學之前還和沈從靈抱在一起,有點小緊張。

              等卷子一發下來,就滿眼只有數學題。選擇題,填空題,一道一道穩著做,都是老趙講過的。等做到後面大題頁的時候,倒吸了口涼氣。

              穩了,穩了。全是左安城拿著筆撐著下巴給她寫出來的變式題,讓她趴在那里三道題做了一個多小時,全錯。

              那一瞬間初白真的是崩潰的。

              好在最後被他十五分鐘講通了思路,做了出來,這種有人給講題的感覺啊∼

              在考場奮發疾筆的人抽空思考了個偉大的想法︰城哥,你等著,我考完就拿三根筆對著你拜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