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10.第九章
              國慶放假第六天,初白大清晨起床,書桌上放著小狐狸,懷里抱著左安城給夾的小老虎,面無表情把後半面潔白無瑕的卷子翻了翻,腦補出初簡對著她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臉,再加上她媽那喋喋不休的樣子,一陣腦子疼。

              強迫著自己做了會,是真的不會,太難了。老趙說了“這幾套題直逼高考和競賽的水平,難是難了點,但把這些題全都弄的明明白白,月考數學成績不好,你來找我。”說的時候那叫一個義憤填膺,桌子拍的  直響。

              初白用筆帽把筆一蓋,內心滑過算了,還是開學抄一抄吧,這樣的念頭。又想起來老趙講卷子還喜歡不時抽兩個人講,桌上稀稀疏疏寫了幾筆的卷子又被翻了翻,初白仿佛都看見了自己孤零零站起來的樣子,還不能抄一抄了事,一陣頭皮發麻。

              生活真的是一不小心就會對她動個手。

              九點,初簡還在睡。

              初白敲了敲門,沒動靜,又敲了敲。里面嘀嘀咕咕帶著濃厚困意的聲音“怎麼了?”

              “哥,起床給我講題。”

              里面安靜了幾秒“發什麼神經病,昨天干嘛去了。”

              初白听著她哥的語氣,估計是以為自己妹妹是個神經病了。 “明天就開學了。我有好多不會。”

              初白堅持不懈,門終于被人打開,初簡頂著一頭亂發,嘴角都懶得動,空氣沉靜了幾秒。

              初白走起來,熱切捧著卷子,九十度彎腰恭敬“請吾皇批閱。”

              初簡扯了扯嘴角,眼楮都睜不開。九十五度彎腰“……朕今日龍體抱恙,愛卿不如去找左丞相,左卿必已起。”

              “我tm,你沒醒還是我沒醒! 我們很熟嗎?我一大早跑人家里寫作業去……”

              初簡“……”說好的溫柔有格調的古風那。

              砰地一聲,門被關住了。

              捧著書的初白下意識直起腰伸腿準備踢門,還維持著高抬腿的動作,門被再次打開,初白瞬間露出一口小白牙,並恢復乖巧狀。

              而她親哥一手拿著手機,抽了嘴角後火速推著她往她房間走“我的好妹妹,哥求你了,我快困死了。周末,左安城家里沒人,而且他特別喜歡給別人講題,沒兩步的距離,我給他打電話讓他給你開門,行嗎?快去吧,二狗。”並迅速丟出一串門牌號,就給她扔進了她自己房間,火速跑到自己床上躺平。

              那句“特別喜歡” 初白是一個字都不願意信的,但只好收拾好書,對著門吼了一句“你別忘了打電話。”

              沒有得到回應。

              經過樓下超市的時候,初白停住腳下的忐忑不安的步伐,往里面看了看。

              ***

              門鈴響,左安城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大袋五顏六色的零食,借著身高優勢,他看見了大袋子後面毛絨絨的腦袋。

              伸手,挪開。

              露出女孩子精致漂亮的眉眼,配上白嫩嫩的臉,襯著清晨落了一室的陽光,眸子里盛滿亮晶晶的笑意。

              “城哥。”熱情又期待。

              左安城挑眉,不動聲色勾起唇角。

              “我看見了你那偉大而閃著光芒的靈魂,仿若救世主……”

              “父愛?”

              “……”

              空氣都被凍住了。初白干巴巴維持著嘴型看他,發不出聲音,不知道怎麼接下去。許是看她無語的厲害,左安城忍著唇邊的笑放過她,清晰優雅吐出一個字“放。”

              初白敗陣,還不敢沖著他“大聲說話”,只想沖回去咬初簡一口,他一定是忘了打電話。咬著牙腦袋湊過去討好臉“我能問你兩道題嗎?”

              身前的人垂著眸子看她兩眼,側身讓她進去。初白也沒好意思參觀一眼他家,直接乖巧跟著他去了書房。

              剛把書拿出來,左安城拿出手機看,初白就看他唇角的弧度越來越大,最後還是笑了出來,一臉愉悅看向自己。笑聲低低地,悅耳又慵懶。

              初白眯了眯眼楮,有不好的預感,小眼神小心翼翼看他,腦袋小幅度遠離他那邊。

              左安城直接把手機遞了過來,上面赫然是初簡遲來的消息

              【兄弟,那傻狗不會做題,我讓她找你了啊。】

              【記得涮好狗繩,傻玩意蠢的一匹。】

              【隨便遛。】

              不給我講題就算了,還到處給我招黑。初白看完正極力忍耐把左安城手機奪過來扔出去的沖動,就听他帶著散漫笑意的聲音 “來,傻玩意,給爸爸看看哪道題不會。爸爸教你,學的好了帶你出去玩。”

              “……”這大方的語氣真的讓人好生羨慕又嫉妒。

              左安城這個人,真的不知道該說他蔫壞蔫壞的,還是應該夸他幽,默,有,趣。

              初白這開學一個月,听過不少各班牛人的傳說,更因為高二和高一在一層,關于高二年級各位大佬的傳說也是有耳聞的。尤其是這種長得帥籃球打的好學習也好的。左安城的名字,那更是餐廳買個飯都能听到的。哦,還有她哥的。

              一般來說,像他這種年級生物鏈頂端的學生或多或少會帶點個性和傲氣,可初白在左安城身上只看到了痞氣,和校園傳說多少有些出入。

              據說高二第一考場的一奇就是一到數學和理綜的科目,右數靠牆一號是年級第一刻不容緩在草稿紙上計算,到了年級第二和第三,畫風突變。兩個人就拿著個筆,像初中生做小學算數一樣,捏著個筆刷刷刷的往後過,草稿紙寫不了幾行,速度快的令人咋舌。快的明顯到高二開學摸底考的時候,監考老師以為他們私下有了答案,愣是在兩個人旁邊站了半個小時後跑去找主任問是不是漏了題,

              主任一听,頭也不抬就問了句“左安城和初簡吧?”等人嗯了一聲,說了句“正常。”就給人打發回去監考了。

              監考老師一直是帶文科班的,恰逢今天一起監控的理科老師要遲來一個小時,此刻揣了一肚子疑惑也只能回去監考了。這回去一看,好麼,睡上了。一教室刷刷刷的筆聲,這兩人像個沒事人一樣睡著了。

              這老師好言好語打著“你們是不是生病不舒服”的名號過去把兩個人叫醒了,沒想,過了會兩個人又睡過去了。據說後來,文科老師特意听到她兩個學生接近滿分的成績,跑去主任辦公室說再也不想監考理重點班了,怕教不好文科數學了。

              考場是按照分科考試總分排的,這年紀第三自然就是她哥,第二嘛,就是左安城。

              這兩人,比穩坐年紀第一的那個小姑娘還出名,那小姑娘抽屜滿滿的各種習題,而年紀第二第三抽屜里的閑書能比那小姑娘還高。活動時間的時候永遠是一教室人在學習,他們兩外加上竇程皓于寧禹在籃場拍皮球。

              年級主任外加現高二一班主任高一的時候還會在辦公室氣的跺腳,沒少把他們吼回來,到了高二差不多已經是一副隨意吧,反正你們分高,瞎折騰的狀態了,心態好到就差去球場陪他們拍兩下解解悶了。

              長這麼帥,自然有不少姑娘關心花邊新聞,有沒有女朋友啊,和誰交往過啊。初簡的狗樣,初白還是知道的,估計還處于愛情啟蒙階段,而且打听自己親哥的這種花邊新聞總感覺怪怪的,初白很少听。而左安城,有姑娘特意去打听,得到的答案要麼是“不是太熟,但是感覺人挺好。” 要麼就是“大佬的氣場我等凡人無法觸踫。”細問起來就是“那麼多人都學習,非要自己找虐問年紀大佬?腦子那麼快,萬一思路一點都跟不上,豈不是太丟人了。”

              偶爾一兩個姑娘問到有幸听城哥講過題的人,都是說“哦,挺好啊。有什麼差別嗎?”然後再一問“你數學考多少?”答曰“比左安城少那麼個七□□十分吧。”

              再見,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

              而我們小白,第一次,讓城哥給講了個題,那是意外。第二次,很不巧,還是個意外,還是那大佬自己湊過來硬要給她講的。

              怕腦子被秒殺?不存在的,給她講題的是年級另一個傳說。而且,初白心里那點小九九更是願意左安城給她講的,初簡真的是親哥,從不把她當外人,敷衍都不敷衍,太,沒,有,耐,心,了!!!!

              這是初白在今天剛開始學習前的想法,直到……

              “小白,懂了嗎?”

              “騰雲駕霧中。”

              “你就差學孫悟空七十二變了。傻。”語調優雅又自然。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都蒸發成為證據打自己的臉。“城哥。”

              “嗯?”

              “……礙于我現在就差叫你爸爸了,剛才的話我就當沒听見。”

              左安城听完靠著背椅就笑了出來,笑聲爽朗,連帶著肩膀都跟著輕輕聳動,一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樣子。初白捂臉,想著她又丟人了,正準備強裝淡定捏著筆繼續算題。旁邊的人懶洋洋撐著下巴忍著笑說了句“想叫也不是不可以。”

              !!!!您听不出來我這是跟你客氣客氣?初白機械小幅度慢慢把臉轉過去,看了他帶著笑的那張臉,捏起了拳頭,咬牙恨齒。

              excause me ?我們熟?

              剛才產生左安城講題時不是知道比初簡耐心了多少倍,這樣狗想法的是誰,反正不是她。

              她是誰?少見可愛的小仙女。溫柔大度,美麗善良。

              總而言之,打听到了這麼多,左安城這個人除了理科分數變態點,語文可能在年級前十中差了點,整個人就是富強民主文明和諧,但真的從來沒有人告訴初白,左安城會這麼親切的告訴她“想叫他爸爸也不是不可以。”  還一副自己吃點虧是無所謂的狀態。

              去死吧,什麼溫柔可愛善良。

              “城哥,你們家有刀嗎?五十斤重的不行,二十斤重的也行。”

              “有。”

              撐著下巴滿臉無所事事狀態的人慢吞吞拉來抽屜,拿了個卷筆刀出來。“這大小行不?”

              初白“……”

              “好了,學習,學會了爸爸讓你叫。”

              初白眉心跳了跳,手里的筆應聲咯 一聲“讓我叫你爸爸,你死了這條心吧。”

              不同于她這邊氣的就差跳起來了 ,左安城相當好脾氣姿勢換都沒換“好,我爸爸不在家,你不用幫我叫了。”

              說不過他,初白裝傻,一邊算題,一邊回他“什麼,你要叫我爸爸?”

              左安城眼也不眨,低低地笑了,語氣大方地帶上了安撫“ 嗯,好,知道了。我以後改名就叫,你爸爸。開心了嗎?快學習吧。”

              這幅別不開心,我哄哄你的語氣,真是……

              我tm,哪個狗兒子說左安城語文就那樣的?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