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8.第七章
              得知事情真相的初白,整整有一周見了左安城那都是繞著走的。

              之前繞著走是因為覺得左安城和她相克,現在是愧疚。搞得沈從靈每次和初白去打水都像特工,就差給初白偽裝了。

              不過,學校就這麼幾個地方,該遇上總會遇上。

              三中籃球場,剛下課沒兩分鐘,運動器材上被搭滿了藍白的校服外套,金燦燦的陽光落滿大半籃球場,每個籃球框下都圍了七八個男生,熱火朝天的跑來跑去搶球往一個框里砸球。反觀另一邊,女孩子都擠在最角的陰涼地,偶爾一兩片梧桐葉落下來,會被人撿起來意思意思扇扇風。

              “鑒定完畢,你跟你哥絕對是親生的。”

              “毋庸置疑,我跟我哥八字不合。”

              “我猜你從小到大肯定沒想到過你和你哥還有機會上一節課的時候。重點是還有城哥。”

              “……”  初白看了眼圍在籃球框下打球的一群男生,搜腸刮肚沒找到什麼可以安慰自己的。

              這蔫蔫的樣子讓沈從靈有點于心不忍,砸吧砸吧嘴沒有再打擊她,最後看了眼周圍都圍成一團看著球框下竊竊私語不時伴隨兩聲輕笑的姑娘們,又看了看毫無興趣的初白,干脆利索把她拉進人堆。

              剛過去就被人問 “初白,穿衛衣的是不是你哥,剛才那個扣球好帥。”

              “不是,那是狗。”

              聊天到此結束,初白成功用尬聊讓同學們腦袋上掛滿無語的黑線。突如其來的安靜更襯的隔壁班姑娘的呼喊聲更大。

              “哇,太帥了。”

              “手臂力量和指尖力量很nice。”

              不知道哪個姑娘說了句“真羨慕他以後女朋友,被抱起來親輕而易舉。”話音一落,圍在一群的姑娘們開始嬌笑,互相推著對方。

              初白終于有所反應,看了眼正運球突破防守的左安城,啷當一聲,一個空心球,隨後再次響起了旁邊姑娘們壓低的尖叫聲。

              沈從靈踫了踫初白,“別說,平常在教室里看著不是特別帥的男生到了球場上都特別帥,更別說這種本來就帥的慘絕人寰的。”

              初白“就是因為慘絕人寰了,所以才會感覺他帥。”

              沈從靈“少女,你這魔性思路引人擔憂啊。”

              “少女,你上次還夸我打球比男生都帥,在旁邊為我鼓掌來著。”

              沈從靈不為所動,目光直勾勾盯著球場上跑動的初簡“你是說,上次你在球場被你哥完虐的那次?”

              “算了,你還是看球吧。”

              一中籃球場是戶外的,上午第二節,陽光正好,金燦燦地鋪了一地,溫暖的有些晃眼。直到一聲哨響,隔壁一班球框下面安靜了,原本在旁邊閑聊的一班姑娘們也都趕緊跑過去集合。偌大的操場就剩下高一的兩個班球框下不斷傳來“傳球,傳球。”的聲音。

              “好了,今天我們接著練習三步上籃,一會還是,排隊一個個練習,女生排這邊,男生這邊。” 說完就听見唉聲嘆氣。男生們是遺憾不能打球了,女生們是委屈要打球了。

              沈從靈听完他們班老師說話,垂頭喪氣腦袋靠在初簡肩膀上“高二真的要考籃球,好變態啊。”

              “沒事,爸爸教你。”

              “你要是能代替我考,我叫你爺爺都行。”

              “不行,你給這麼年輕的我叫爺爺,會讓人嫉妒。”

              她們兩個這邊正帶勁,隔壁班已經開始一個個上籃了,男生那邊還好,裝酷耍帥就安排上了,女生那邊則是由體育老師親自監督,看一個嘆一口氣,連續幾個之後,體育老師叫停,抱著球開始指導。

              “一步,兩步,三步起跳,打球的時候不要矜持,釋放你們的野性。”旁邊男生听完哄堂大笑。體育老師還講的很帶勁“不要邁小碎步,腿面是向上的,不是往後蹬,仙女啊,一個個要往上飛。再來。”

              指導完又讓幾個姑娘接著嘗試,五三八粗的漢子在旁邊看的著急,愣是讓一群小姑娘快逼瘋了“這都幾節課了,怎麼還是小碎步,小仙女啊。沒一點長進啊。男生,過來一個人示範。”

              那時候男女之間到底還是有條明顯的線,平日里再嬉皮笑臉的男生都不會在這種時候跑過去耍帥。體育老師說完沒人動,又轉身吼“女生那,後面哪個女生打的還湊合,先過來示範一下。”

              更沒人動彈了。

              沈從靈挽著初白的胳膊搖了搖頭“突然覺得體育老師好可憐,女生不愛,男生不待見。”

              初白深感同理點了點頭。就听男生堆里初簡和竇程皓笑了兩聲,面無表情說了句“這兩個傻這麼大動靜該不會是想要上去吧。”

              剛說完,就听他們體育老師問了“男生笑什麼笑。”

              初白坐在樹下原本是準備看初簡熱鬧的,沒想到體育老師問完他直接不懷好意的看了過來,真的讓人有很不好的預感……

              沈從靈也想說些什麼,就听男生堆里的初簡賤嗖嗖說了句“老師,我給你找個人吧。”體育老師立刻很開心應了一聲。

              兩個人就看初簡毫不含糊招了招手,丟人現眼對著她吼 “二狗,過來。”

              初白“……”

              沈從靈“……”

              初白“……”

              沈從靈,努力憋笑中,肩膀都在抖動“二狗,去吧,等你凱旋,你一定比那那群男生帥,尤其是你哥。”

              等抱著球站在球場上,旁邊一班姑娘立刻圍著她站了一圈。初白越過這一個圈剜了一眼跑過來看熱鬧的初簡,他正搭了于寧禹肩膀,和“一臉你可以”看著她的沈從靈笑的尾巴沖天,旁邊左安城和竇程皓站在一起。初白目光掠過左安城時,清晰地看見他對著自己勾了勾唇。

              笑什麼笑。

              一聲哨響,初白扔下腦子里亂糟糟的一團,邁步運球,抬手壓腕,輕輕松松一個空心球就進去了。仿若沒有听見後面一片驚嘆聲,初白運球繞到另一邊,再次帶球上籃, 當一聲,球在球框上轉了半圈,毫無懸念掉進去。瞬間響起了姑娘們驚訝的聲音。

              初白小姑娘表面上還是冷淡平靜的,伸手接住球,抱著還給站在旁邊一臉不錯不錯的體育老師。

              “看清楚了嗎?腿是向上的,不是後蹬發動馬達的……”

              他正說的帶勁,初白余光瞥見側面一顆球直直沖著這邊飛了過來,想也不想,轉身極快單身接住了球。

              那個球離後面姑娘的臉堪堪不過兩尺,初白對上那姑娘瞪的圓溜溜的眼楮,她臉上的表情也是懵的。

              發生的太快,半個班的人圍觀了全程都寂靜了,幾秒之後,都不淡定了。體育老師火了,拿著球問“誰的球?往哪砸那?”

              隔壁不知道高一哪個班的男生也是一臉心驚,在球框下面大聲吼著“老師,對不起,對不起。”可惜沒什麼效果,體育老師拿著球跑過去對他們進行思想教育,臨走之前還不忘拍拍初白的肩膀“小姑娘這反應力比我還快。”

              沈從靈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