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7.第六章
              和平相處了兩天,周日晚上,兄妹兩個又因為一個雞腿鬧的不可開交,最後以初爸樂呵呵一句“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家鬧饑荒。”初媽忍無可忍,一嗓子把兩個人吼進廚房,“一個洗碗,一個拖地。”

              被嚷去做家務兩個人還不安分,在桌子前踩腳玩,直到差點光榮碎了一個盤子,兩個人不敢吱聲了。

              初媽聞聲黑著臉從沙發起身,初白先听見動靜,反應極快把手里的抹布塞進初簡手里,一臉深沉拍了拍他胳膊“哥,體現你手足情深的時候到了。”發生的太快,初簡都沒反應過來這兔崽子懷了歹心。

              初白一邊跑去客廳背包一邊嘟囔“媽。初簡把盤子打碎了。”最後還不忘乖巧說一句“我今天值日,先上學去了,媽媽再見。”身後她還沒走到廚房的親愛的媽咪還算可親回了句“路上慢點。”緊接著就響起了河東獅吼,初白搖了搖頭,漬漬兩聲,關門就走。

              美好的一周要開始了,沒有初簡壓著她腦袋上學,不用和左安城一起上學,不用听他欠揍地在她旁邊叫她小白。

              還從未如此期盼過值日。

              一中佔地面積就擺在那,學校給每個年級每個班都分了衛生區,只不過學業相對輕松的高一衛生區最大,五班這一年就負責教學樓前的一片。平常人來人往,旁邊還有幾棵樹經常掉樹葉,打掃起來挺費時間,所以輪到周日打掃的這組是需要提前到的。

              還有一點垃圾裝不下,初白等羅旭陽和韓曉玉去倒垃圾桶的時候隨手撿了片剛落下的楓葉玩,正準備研究研究楓葉的紋路,被人拍了拍肩膀。

              “妹妹,你們衛生區在這片啊。”

              說話的是竇程皓。初白對他的印象還是非常好的,畢竟周五曾經一個戰線對抗初簡來著。當即笑眯眯應了一聲,只微微側頭用余光看了眼左安城,隱晦表達“我並不想看見你。”

              “妹妹,你又怎麼招惹你哥了,一來教室放下書包就沖出去嚷嚷著要找你算賬,還好你值日。”

              初白甩了甩手中的葉子,面無表情 “我哥總想謀朝篡位掐死我。”

              旁邊听初簡嘮叨一路某些人惡行的左安城嗤笑了聲,故事的主人公緊接著就瞪了過去,竇程皓也看過去“城哥,怎麼了?”

              左安城看著她淡淡道 “小白,你不要以為秋天不打雷。”

              初白立刻閉嘴,就剩下竇程皓不明所以用一種“你們什麼時候背著我這麼熟”的表情在兩人身上打轉,剛準備開口問一問,倒垃圾回來的羅旭陽十分熱情和兩個人打了招呼。

              據說一起組隊打了球,稀里糊涂幾個男生就認識了。不過向來便是這樣,這個年齡女生建立友誼只需要一句“你去上廁所嗎?打水嗎?”之類,男生不外乎是一句“打球嗎?玩游戲嗎?”而男女之間建立友誼最容易的一句話便是“這道題能給我講下嗎?”

              听竇程皓和羅旭陽約下次打球的時間,左安城垂眸看了眼減少存在感的初白“怎麼不吱聲了?”

              兩個人站的不遠不近,導致初白要微微抬頭才能對上他的視線  “性格安靜。”

              煞有其事很認可的聲音  “嗯,開天闢地史無前例的安靜。”

              “……”話題終結者—左安城。

              旁邊兩個人約好了時間,竇程皓很熱情問  “我們去買零食,妹妹,你吃不吃?”

              “不吃。”特別認真睨了眼左安城“氣飽了。”

              左安城一手半插在口袋,輕笑回她 “不餓就好。”

              這次是真的什麼也不想吃了。

              等衛生區收拾干淨,幾個人拿著掃帚工具什麼的就往樓上走。初白剛拐上三樓樓梯,就看見沈從靈在樓梯口笑著,笑容有些僵硬,對著她瘋狂擠眼楮。等又往上走了上了幾步台階,突然反應過來,貓著腰就要往下跑。還是被初簡三兩步就抓住了,額頭緊跟著被彈了一爪子,“就知道你們兩個肯定要通風報信。”

              隨後手里被塞進來兩個杯子“啥也別說了,給哥洗杯子打水去。”

              初白揉了揉打疼的腦袋,也不敢在招惹她哥“為什麼是兩個?”

              “我同桌的,打完給我送過來。”

              苦巴巴的初白拿著笤帚勾著杯子跑回五班,捎上自己的杯子,還不忘和沈從靈訴說左安城的惡行“我們很熟嗎?不就是校園里踫見了幾次,一起吃了頓飯,講了道題,一起回家?”

              沈從靈看了初白一眼,挺真誠問了句“不算熟嗎?”

              初白“……”她還沒說他們暑假的時候見過一次。

              兩個人到了水房發現沒水,正準備打道回府,初白走了兩步,停了下來,對著沈從靈壞笑。

              ***

              把兩瓶水送過去以後,初簡和沈從靈偷摸摸在斜角準備欣賞初簡喝水後的表情,兩個人正偷著樂,身後一道聲音“同學,讓一下。”

              聲音有點耳熟,兩個人一回頭,初白瞬間面無表情。

              薛銳看著也有點尷尬,尤其是目光瞥到正從廁所回來的竇程皓,只覺得冤家路窄。斜著看了眼初白,眼神還沒收起來,就被幾步走過來的竇程皓抓住“那天沒警告你,還纏著人小姑娘干什麼?”

              薛銳一副倒了八輩子血霉的表情,明明不耐煩還努力壓制,一臉都是意外的樣子“後面是我們教室啊,我路過。”

              倒是初白等薛銳走了問了竇程皓一句“那天……哪天?”

              左安城交完作業回來就看見桌子上擺了一瓶礦泉水,旁邊初簡恰好擰開一瓶“水房沒水,我妹買的。”

              剛嗯了一聲,初簡就一副喝了老鼠藥樣跳了起來 “kao,這二狗往里面加了東西。”趕緊就拿過左安城那瓶準備漱口“你的肯定沒加東西。”

              左安城唇邊那句“不一定。”反應極快憋了回去。煞有其事看初簡扭開喝了一口,看著他表情再次扭曲,直奔最後面的垃圾桶,忍不住勾唇,隨意靠著桌子爽朗笑出聲。

              听見後門有腳步聲,左安城手插著兜悠閑地看著竇程皓大搖大擺從後門進來,門框邊緊接著就閃現了個毛絨絨的腦袋,隨後跟著竇程皓眼神有些怯生生的走了進來。

              眼看著時間也不早了,教室人也不少,好在他們的位置在後排,周圍同學恰好沒幾個在,初白就直接跟著竇程皓進來了。

              “……那個,那個。”初白看了眼桌上的礦泉水,看著兩瓶水都被擰開,僅存的希望破滅,水靈靈的大眼楮里帶了幾絲討好“……城哥,那瓶水你喝了嗎?”

              “城哥?”竇程皓看向初白,比了個大拇指給初白“妹妹你這麼有眼色嗎?”

              左安城眸中繞著一圈圈的笑意,也低沉的嗓音故意學了初白的調子把這兩個字嚼出口,“城哥?”听的初白瞬間小臉一紅。

              又問她 “現在問是不是有點晚?”

              初白不敢看他,腦袋低了低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

              “甚好,知錯就改,善莫大焉。”

              這種教育小孩子的語氣,初白揚起假笑“……城哥說的有道理。”

              “喏,重買瓶水過來吧。”

              “……”初白接過剛被擰住的水,看著他面色平靜還奇怪的咦了一聲,左安城下巴指了指,示意她看垃圾桶旁邊瞪了她許久的初簡。

              初白突然明白兩瓶估計都被初簡喝了,頓時一點也不愧疚了,臉上閃著“這樣我就放心了”的表情。

              初簡等舌頭尖的辛辣過去了,掙扎著看清之後長腿三兩步就沖了過來,嚇的初白抱著兩瓶水就躲了出去。看熱鬧不嫌棄事大的竇程皓巴巴跟出來拉住了快獸化的初簡。

              “妹妹,我接著跟你說,那晚我告訴你哥有人在小樹林旁邊糾纏你,你哥竟然像個沒事人一樣,現在還這麼對你,真是聞者心痛,見著傷心。這哥哥不要也罷了。”

              “小樹林?”高一剛開學,不知道一中的學生習慣把超市前的那幾棵雖稀疏卻堪當大任的樹也叫小樹林。

              “哦,就是超市前。不過,你怎麼會以為是城哥故意說給你哥……”話還沒听完,初白正好因為初簡裝模作樣打她的樣子嚇的躲到了左安城旁邊。

              一邊躲著,還一邊哦了兩聲,示意竇程皓她听到了。倒是左安城微斂了眉。

              “哦什麼哦,能不能長點心。好在有這兩個二貨在,黑燈瞎火的,往小樹林前站什麼站。”

              左安城听見那聲“二貨”淡淡看了眼初簡,竇程皓則直接不客氣和初簡鬧上了。趁著這個空擋,左安城將初白看著他臉上一閃而過的愧疚看的清清楚楚,前後這麼一聯系,難得帶了點驚訝和不確定 “你以為是我故意和你哥嘴碎?”

              初白干巴巴笑兩聲,看看天花板,看看地板,就是不看他,算是默認了。

              “所以剛才反應過來了?”他也算是突然明白過來為什麼初白那天說他話多。

              以初白的角度來說,左安城拎住她沒讓她被監控拍到,竇程皓警告了薛銳,她確實應該感謝這兩個人,也就是說前兩天她對著左安城完全上演了一出【倒打一耙】。

              “哎,快上課了,快上課了。”初白搞清楚後打著哈哈就要溜之大吉,被人抓住衣角又給拎了回來。

              一副被抓住尾巴焦急的樣子  “那瓶水你不是也沒喝嘛?”

              “不提我都差點忘了那瓶水深深的惡意。”

              初白那句“你明明深刻記在腦子里”由于理虧不好意思說,瞪了他一眼。

              “咦,多瞪眼會變大?”

              “……”這種正兒八經疑問語句嘲笑她的風格從哪學的?